当前位置:东方企报网 >> 明星 >> 文章正文

丁真直播《涂口红》是热搜 一秒钟卖给全网 缺货:这比李佳琪还难!

发布于:2021-01-01 作者:网友转载

日前,有网友发现,一位名叫王新的旅游摄影师,多年前在理塘县冉日卡村拍摄了一张藏族儿童的照片,与丁真十分相似。

随后,理塘文化旅游部确认,照片中最右边的男孩是10岁的丁珍。

来源|摄影师王新@旅行快门

有趣的是,在摄影师王新2015年出版的《一座城池,一路风景》一书中,这张照片被放入一篇名为《然日卡村的希望》的文章中。

更巧的是,这张照片拍摄于2011年11月9日,而让丁震震撼爆炸的短视频,恰恰是9年后的2020年11月9日发布的。

人们不得不感叹,缘分真是太奇妙了,仿佛一切都已经在黑暗中注定了,丁真也真的成了青日卡村的希望!

丁一夜成名已经快两个月了。

我常常想,我们越来越喜欢丁震,因为他就像一扇窗户,不仅让外面的人看到了理塘的高原美景,也看到了那里的人才。

从丁真的“最强经纪人”、理塘文化旅游总经理,到韩华村80后“白发秘书”文,所有人都让网友感叹:理塘真是卧虎藏龙啊!

前不久,我在理塘县的扶贫超市买了一支“丁真同段”的手工黄油口红,于是我遇到了它背后的创始人——一个名叫四郎曲珍的90后藏族姑娘。

我等这支口红送了快半个月了。

是的,是因为丁震在参观理塘古街的直播中使用了它,这导致了这个当地的手工品牌被称为“KADHAK”,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分分钟卖断货”。

真正让我想联系采访Shiro Quzhen的是她在“KADHAK”官方博客上写给客户的一段话:

“我们衷心感谢每一位购买产品的顾客,感谢你们为“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而付出一份自己的心意,感谢你们“未能成抱薪者也想为之燃火”的意志。”

不知怎么的,看到这句话,我的眼睛瞬间就红了,更渴望知道是谁写的这么有思想的一句话。

在拉萨出生的四郎曲珍,是一个漂亮的海归藏族女孩。

她曾经在法国留学,主修工商管理,后来去泰国教书当老师,认识了很多做社工和环保的朋友。回国后,她还做英语培训师,每天和孩子打交道。

直到有一年夏天,她回老家探亲,看到表妹巴姆日子过得很艰难。她不仅要独自抚养三个年幼的孩子,还经常去熊出没的野外采摘和放牧,这几乎是大多数藏族妇女的常见生活状况。

所以她决定做点什么,让姐妹们不用再冒着生命危险去讨生活,不用再靠天吃饭、赖地穿衣。

经过调查研究,她和擅长手工艺制作的简马兰一起创立了有机品牌“KADHAK”。

并选择了被称为“彩虹之乡”的甘孜州理塘县甲洼镇。的生产基地

他们与高原女牧民一起,利用当地的天然和有机原料,自主开发了高原果酱、黄油口红、沙棘口红、精油香水、牦牛奶手工皂等产品。

这个过程并不容易,因为这些藏区妇女几乎都不识字,培训起来的难度特别大。

加上经验不足和高原气候问题,也没有任何现成的生产资料可以借鉴,他们一开始失败了很多次,花了5个月的时间开发光学产品。

而且手工制品周期长。比如制作酥油皂,等待油水皂化反应也需要一到两个月。

目前,在这个由藏式房屋改造的小作坊里,已经固定有16位藏族女性在工作了。

每天起床后,他们可以在自己家里收拾好,照顾好老人和孩子,然后九点半准时来到车间开始工作。

有的人安排外包装,有的人准备原料,包括加热酥油、记录温度、调配精油等等。

自从丁真把火带到理塘,他们就一直在加班生产,发货,客服。

在此之前,鲫鱼的消费者主要是关注环保的欧美客户,甚至在美国、加拿大等国家都有销售网点。

在车间工作的咪咪阿姨非常高兴地说:“明年可以不用再忍受着腿疼的折磨,勉强去山上挖虫草了!”

所以,Shiro Quzhen在微博上写道:“如果你爱丁真和理塘,你买的每一件产品都会给这些劳动妇女带来稳定的收入。”

包括2020年11月,当被邀请参加联合国妇女署举办的“性别平等与企业社会责任国际会议”时,白求恩还说:“我们主要是想给她们一个离家很近的工作机会。”

总之,我越了解她,就越觉得她是一个具备所有优秀品质的女孩。

勇敢、善良、聪明、漂亮,心怀理想与热血,也有能力和头脑去实现它。

比如在央视英语频道CGTV用英语介绍理塘的一次全球直播中。

作为嘉宾,秋真和不仅中文、英文、藏语切换自如,性格也是大大方方的,带着主持人去阿爸家录制藏戏,这让她在中间显得活泼,特别有吸引力。

但当时网友认为她是专门请的翻译,甚至在弹幕里夸她,口语比主持人好。

除了工作,Shiro曲珍还很喜欢摄影。

她告诉我店里所有的产品图、宣传照,都是她和合伙人珍马拉姆自己拍摄的请不起专业摄影师。

而且我加了她的微信之后,最开心的一件事就是看到她在朋友圈里贴的各种高原美女。

和旅游宣传片里的样子不同,只有真正生活在当地的人才看得到理塘和一个没有经过任何滤镜修饰,也不需要任何语言加持的理塘。

这里万物生机勃勃,牦牛像可可一样相爱。

正如她所说:“上帝选择了丁真,把唐力的大风、星空、草原、湖水都放在了丁真的骨肉里。”

“神赋予了他们独一无二、浑然天成的美。”

我想这大概就是我们生活在钢筋混凝土建造的城市里忙碌而厌倦的乌托邦吧。

不过我最喜欢的,是她镜头里的藏区儿童们。

这让我想起九年前的丁震。摄影师王新拍摄这张照片时,兰瑞克村几乎与世隔绝,没有电,天气太冷时,水就被切断了。当他生病时,他不得不去很远的地方找翻译看病。

村里只有一所小学,学校里只有一个老师。孩子们无知的脸上充满了对知识的渴望。

九年后的今天,能够拥有更多看到外面世界的机会,正是一代代扶贫创业者不懈努力的成果。, Shiro相机里微笑的孩子们

和丁真一样,他们会成为家乡未来的希望!

在某种程度上,白影和丁真其实是同一类人,在捷径面前,他们选择了更难走、也更有意义的那条路。

所以,理塘的幸运不止于丁真,还有无数人为之默默耕耘的人。

当个别网友恶意讽刺“寒窗十年辛苦,不如丁真一笑”的时候,当我们在热搜上疯狂讨论“平权问题”的时候,或许脚踏实地做了一件事的Shiro曲珍给出了最好的答案:

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让她们能够更好的生活!

部分来源/思郎曲珍

责任编辑/月如

采访、编辑/jojo

标签: 理塘 藏族 理塘县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
本类推荐
TOP 10